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挂牌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套路满满的螃蟹券:价格乱、提货难、赔偿难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11-02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10月25日16时讯(记者 赵紫东)“秋风起,蟹脚痒。” 在这个食蟹季节里,蟹券因为可预约送蟹上门,受到不少消费者的欢迎。但一些消费者却因蟹券闹得一肚子火。记者调查发现,蟹券价格虚标、提蟹预约难、收货后大闸蟹缺斤少两、死蟹维权难等一系列问题让蟹券“套路”满满。

  在京东和天猫平台,记者检索大闸蟹礼券,发现两大平台的相关商品均达到百页之多。在这些待售蟹券中,通常都以788型、888型、1888型、3688型等予以区分,相应的型号数字直接写在了商品原价一栏。

  在某月销4941件的蟹券产品介绍中,3688型蟹券采用秒杀+抵用券的方式,到手价仅为248元。在到手价下方,注明了原价为3688元。

  在京东平台,另外一品牌将688型蟹券原价标为228元,通过“闪购”促销的方式最终以78元的价格出售。

  业内人士指出,商家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满足部分消费者的送礼需求,用文字游戏的方式模糊2688型和2688元,使收礼者误认为蟹券上标识的2688型就是售价,满足部分消费者的送礼虚荣心。

  重庆市民王女士的朋友在2017年10月初送给她一张2688型的蟹券。券上写明,大闸蟹48至72小时内就可冷链邮寄到家。

  当年11月下旬,王女士通过蟹券上的网址预约提蟹,发现一直到12月下旬的日期都显示“已满”。王女士无奈拨打客服电话,但电话却一直是占线状态。连续打了两天后,终于接通电话,却被告知当年的大闸蟹份额已经全部预约一空,让其明年再来。

  第二年,王女士在11月上旬就开始预约提蟹,但客服还是告诉她大闸蟹已经预约一空。连续两年没吃到大闸蟹的王女士想退货,却发现没有任何退款渠道,客服人员也表示“售出概不退还”。

  在天猫平台,某商家推出的零点预约提蟹也引来了消费者的一波吐槽。消费者“回**M”在商品评价中写到:“我一个怀孕六个月的孕妇守到12点还是没抢到……申请退货也被拒绝。”

  邓先生曾在新牌坊开设了一家大闸蟹线下提货点。他介绍,全国媒体聚焦“改革开放四十年•费县成就”很多商家通过预约系统控制发货量,将发货期控制在10月下旬以后。目的就是为了在大闸蟹全面出水,价格走低时降低成本。但坏处在于,大闸蟹的捕捞量无法精准掌握,会导致一部分客户无蟹可发。

  随后记者咨询了天猫和京东。两大平台的客服均表示对于预约难问题,靠消费者和商家自行协商处理为主,但平台方会积极给予协助。

  在提蟹难的另一方面,邓先生也表示不排除有人以蟹券之名恶意骗取消费者钱财。普通增值税发票网上查验真实就是真的吗,记者在天猫投诉平台看到,涉及蟹券跑路的投诉有130余起。

  针对恶意骗取的情况,重庆坤源衡泰律师事务所刘进律师表示,提蟹卡作为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的一种,须经过商务部门备案。第三方销售平台只要履行核查义务,就能够将大多数恶意骗取消费者预付款的行为阻挡在门外。

  记者查询了天猫和京东的商铺入驻规则,了解到目前两大平台对生鲜水产卡券类产品均要求商家提供单用途预付款的备案证明。天猫还要求商家须签署《卡券兑换产品服务协议》,接受资金监管。但在其它的第三方销售平台,记者未见平台方对入驻商家作出此项要求。

  在各大互联网投诉平台上,对于短斤缺两的投诉比比皆是。多数投诉集中在蟹绳较重,水分损耗标准设置过高等问题上。

  上海消委此前对23件网购大闸蟹进行称重,发现全部产品均存在短斤缺两的问题,净重量差在10.28%至42%不等。

  重庆市民兰女士在收到网购来的大闸蟹时,也对重量产生了疑问。一称才发现,蟹券注明的5两公蟹带绳不到4两,4两母蟹带绳不到2.8两。

  水产业内人士邓先生介绍,正常情况下,水分损耗的允许比例在0.2两以内,超过了这一范畴,就存在“买大发小”,涉嫌欺诈消费者。

  邓先生表示,大闸蟹越重价格越贵。一些不诚信的商家在展示时将大闸蟹重量标大,实际发货时则发小一些的,从而降低成本。

  重庆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一位处理消费者投诉的工作人员表示,这种“买大发小”行为已经涉嫌欺诈,消费者可以要求三倍赔偿。

  不仅重量缩水,如果消费者遇到死蟹,还得面临赔偿难的尴尬。由于大闸蟹是生鲜食品,商家在销售时普遍承诺会对死蟹进行赔付。但在赔付过程中,商家在售后渠道、理赔流程上设置过于繁琐,让消费者望而却步。

  在天猫某品牌大闸蟹店铺,一些消费者被直播带货吸引而来。一位“d**y”消费者购买了3688型蟹券,提货后发现有死蟹,就遭遇商家百般刁难,最后不得已放弃理赔。

  消费者“1***销”也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买的页面上清清楚楚写着公蟹四两母蟹三两,收到全部只有一只带绳公蟹勉强四两,母蟹不到二两。卖家居然想要按重量退9.5块,但三两的母蟹和二两的母蟹是一个价格吗?”

  对于经销商的套路,邓先生建议市民在选购礼券时不要一味贪便宜,要选择赔付规则明确的商家。他举例,如果有详细说明死蟹数量如何折算退款金额,缺重达到何种比例可以退款,理赔图片如何拍摄的商家,相对来说,这种商家是可以信赖的。

  对于蟹券销售的乱象,水产业内人士邓先生直言都是行业发展太快,管理制度没跟上造成的。

  他认为,破解蟹券行业乱象只需要抓住“牛鼻子”,建设一个第三方平台来进行资金监管,严格落实蟹券核销后的销售资金拨付比例即可。

  “建立一个蟹券统一提货平台,蟹券核销后,按比例拨付资金,商家发货后再拨付一定比例资金,直到消费者确认收货后,平台再支付尾款。”

  律师刘进也认可邓先生提出的建立统一提货平台建议,认为于法有据,有利于发挥第三方平台的主体责任。

  刘进认为,蟹券资金按阶段分比例拨付,有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一旦出现问题,平台可以履行职责,把相应的沉淀资金用于消费者的赔付。

  同时,针对大闸蟹“缩水”问题,邓先生建议可以参照《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自律公约》,对大闸蟹的规格大小、绳重等消费者反映较多的问题也设立相应的行业规范,共同促进行业发展。